香港6合彩玄机曾道人

歡迎來到微企寶

首頁> 知識產權> 3D打印異形來襲,如何從政策上保護著作權

3D打印異形來襲,如何從政策上保護著作權

來源:www.wqbol.com 時間:2017-07-05瀏覽次數:1491次

最近雷德利·斯科特老爺子攜著最近力作《異形:契約》,給人們帶來一張驚悚華麗的視覺盛宴,相信電影中人造人法鯊和異形培養的方式定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們扯去電影主題不談,只談與我們創業者息息相關的著作權問題。現代3D打印技術的發展正如異形一樣,可以迅速復制出一個完全一模一樣的東西,而當以我們創業者的姿態審視大衛和沃爾特這些類3d打印作品時,到底誰是正版,誰擁有獨家著作權保護呢?我們判斷的標準又在哪?


3D打印的技術特點在于可以完全脫離傳統的模具生產和機械加工,實現了從圖形數據到零件實體的無縫轉換,從而大大節省了工業品制作時間,極大縮短了產品的研制周期,提高了生產率并降低了生產成本。  其工作原理是:首先利用圖形設計軟件給要打印的產品建立對應的 3D 數字模型 (CAD 文件);再將建成的 3D 數字模型從某一方向(例如水平方向)切分為多層平面,并存儲為打印機可以識別的 STL 文件;然后利用 3D打印機將STL文件所對應的多個薄層數據逐層打印出來,使用的原料不是傳統二維打印機的墨粉,而是能夠快速黏合成型的特殊塑料、高分子樹脂、金屬粉末等材料;最后將打印得到的薄層層層疊合粘結成為一個三維實體產品。

從打印機原理不難看出,3D打印與傳統的二維復制在技術上截然不同,這就不可避免的帶來一個問題:從3D數字化的設計圖到最終打印完成的產品之間,是否發生了著作權法上的“復制”關系?解決好這一問題,不但能夠劃定3D打印設計圖作者的權利邊界,明晰 3D 打印中的合理使用方式,而且對于3D打印行業的發展,有著不可估量的重要意義。從技術特點上說,3D打印顛覆了傳統的“從平面到平面”復制模式和“從立體到立體”的復制模式,表現為從二維設計圖到三維立體產品的再現,實為一種“增維復制”或者“異形復制”(“異形復制”包括“增維復制”和從三維到二維的“減維復制”)。那么,這種特殊形態的“異形復制”,是否符合我國著作權法上關于“復制”的定義?我國現行著作權法第十條規定,復制權,即以“印刷、復印、拓印、錄音、錄像、翻錄、翻拍等方式”將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權利。該法條屬于以不完全列舉的方式對“復制權”作出的定義。從列舉的“印刷、復印、拓印、錄音、錄像、翻錄、翻拍”等七種方式觀察立法是否認可“異形復制”(諸如按設計圖制造雕塑) 難以看出端倪。部分學者試圖從第一部著作權法(1990年施行)中的“按照工程設計、產品設計圖紙及其說明進行施工、生產工業品的,不屬于本法所稱的復制”的條款的存廢變化來說明“異形復制”其實從未被立法者忽略過,而條款的今昔演變似乎暗示了“異形復制”已經得到認可;  然而更多的學者則并不認為這種演變具有顛覆原有模式和將“異形復制”納入“復制”范圍的意義。 實踐中,司法機關已經通過一些案件,表明了對“異形復制”的肯定態度,如“范英海等與北京市京滬不銹鋼制品廠著作權糾紛案”、“南京現代雕塑中心與南京時代雕塑藝術公司等著作權糾紛案”、“騰訊公司與佛山某電器公司著作權糾紛案”等等。在這些案例中,法院一般認為,從二維到三維的“復制”,或者從三維到二維的“復制”,只要不足以阻止作品在線條造型、視覺效果上的“再現”,則仍然構成著作權意義上的“復制”。從前文陳述的國外立法和國內司法實踐看,盡管國內立法尚未明確,但至少在3D打印領域,從3D打印本身的特點、復制權的內涵以及著作權法體系的一致性上看,都應當將3D打印納入著作權中“復制”的行為模式一般認為,復制具有三大特征:其一,作品內容的再現性;其二,作品表達形式的重復性;其三,作品復制行為的非創造性。

著作權法的體系一致性所謂的體系一致性,是指同一部法律規范中,對于某一概念或者某一規則的解釋,應當在體系內不相互沖突,具有內在的同一性和邏輯上的自洽性。通過對現行著作權法中的一些觀察,我們不難看出,承認“異形復制”,完全符合著作權法體系上的統一。首先,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 (五)項列出的諸多復制方式中,“翻拍”就是一種

典型的“異形復制”方式。例如,室外的某個藝術雕塑被雨水陽光侵蝕,為了搶救藝術,保護者會用高級攝像設備對其進行全角度的高精度攝影從而留存藝術影像,實為

“翻拍”的一種形式,即為從“三維到二維”的復制形式。其次,著作權法第十條規定的復制權是以“印刷、復印、拓印、錄音、錄像、翻錄、翻拍等方式”,而其中的“等方式”顯然是兜底表達,是立法者無法預知社會、科技、技術發展對復制方式的影響而做出的抽象規定,是一種典型的立法技術,而3D打印技術正是現代科技顛覆傳統復制模式的典型例證再次,現行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第(十)項規定,對設置或者陳列在室外公共場所的藝術作品進行臨摹、繪畫、攝影、錄像的,構成合理使用。從這一條規定可以反推,如果“對設置或者陳列在室外公共場所的藝術作品進行臨摹、繪畫、攝影”的行為不構成對他人作品的“復制”或“復制”基礎上的“改編”,著作權法完全沒必要做出這樣的規定,而這種“臨摹、繪畫、攝影”,正是典型的“異形復制”。

自安娜女王時代起,復制權就一直是著作權財產權的基礎和核心。著作權是控制再現作品內容的行為,而在各項再現作品表達的方式(如發行、展覽、放映、廣播、信息網絡傳播、改編、翻譯)中,均須以復制為基礎。 因此,對復制行為的控制,對于著作權人具有極大的經濟回報意義和物質激勵效果。而“由于著作權是一種復寫的權利,因此一旦新的復寫手段被開發出來,其權利的內容也將隨之發生變化”。 2每一次技術的變革和創新,都同時意味著復制方式的增加和復制范圍的擴大,而一部版權的發展史,其實包含著復制概念的進化史,而“復制的具體手段永遠無法窮盡”,“具體的方式或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作品重現的結果。 21目前,3D打印技術已經進入太空、飛機、汽車、服裝、建筑、食品、機械、醫療、通訊、生物、人工智能等諸多領域,面對風生水起的3D打印技術潮流,將“異形復制”納入復制范疇,才是與時俱進的理性選擇。也就是說,我們只有理順了大衛和沃爾特的從屬關系,才能更好地與其相處,為我所用。

微企寶提供知識產權版權服務,專業辦理文字或美術著作權、軟件著作權等的申請,如有需要,歡迎咨詢微企寶客服,我們的服務熱線是:400-8822-991。

相關資訊

?
在線咨詢

400-8822-991

周一至周六 8:00-18:00
曾道人图库玄机